男人们迷信自己的儿子是“使者的化身”,被530000多元欺骗了|王惠珍|陈刚|王正国
2019-08-13

    原名:山东省滕州市男子迷信子被“使者转世”骗取了53万多元。近年来,农村的封建迷信并没有消失。在湖南省邵阳市的一些农村地区,当举行葬礼时,“大师”将被邀请焚烧死纸。这景色很壮观,也很昂贵。本文中的图片来自方圆公众。江敏9岁的儿子郭国,是山东省滕州市东沙河镇东石村油压厂的承包商,从小身体不好,经常生病。他去许多医院看病,但是没有看好。儿子经常生病,耽误了学业,使家庭蒙上阴影。江敏和何梅对此非常焦虑。当这对夫妇不知所措时,他们的侄女张雪,江苏省徐州市的远亲,告诉他们一条信息:“我认识一位名叫王惠珍的女主人,她被称作青兰子大师。这是一个非常仁慈的人。你想看看这孩子是否遇到什么恶魔吗?”江敏和何梅的丈夫和妻子听了张雪的话,希望如果他们不努力,就会有机会。在张雪的安排下,夫妇俩带着儿子郭国来到徐州,遇到了清兰子的大师王惠珍。我第一次见到王惠珍时,她给江敏和何梅的夫妻留下了很好的印象。她对待孩子,认真而仔细地问了孩子的状况,生了八个字,对孩子很感兴趣。离开前,王惠珍还向江民和韩梅询问了他们的生日、祖坟的位置和遇难老人的情况。王惠珍请江民烧香、磕头、拜佛。然后她送给江敏一个5000元的红包,剪掉他孩子的一撮头发,放在红包里。包好后,把它放在佛像前的桌子上。后来,王惠珍让他们回家等消息。王慧珍告诉江敏,她要亲自去山上,请老师驱邪,并请佛陀为孩子们祝福。她大概10天后回来。十天后,江敏接到王惠珍的电话,说他要亲自回家驱邪治病。在张雪的指导下,蒋敏为王惠珍准备了一套高档的衣服和礼物。为了迎接“师父”的到来,江敏在村里的广场上特别铺上了红地毯。蒋敏会见王惠珍后,准备了两万元的红包和红包给弟子。王惠珍来到村里时,带了四个徒弟和一尊木制佛像,说江敏会恭敬地邀请佛陀来她家。王惠珍告诉江民,这尊佛像是王惠珍邀请她从山上下来找师父的。老师和他的许多兄弟为孩子们祈祷,做了一周的家庭作业。建佛后,王惠珍点燃了香烛,嘴里念着字。然后她向江民家示意敲99个佛像。王师父和她的几个弟子也跪下磕头。香烟的烟雾,佛的喇叭,整个过程的神秘带有一丝严肃。此后,王惠珍告诉江敏,他的儿子是上帝天使在天堂的化身。这样的孩子活不到10年,因为他们私下里会被恶魔附身,他们的家人会受很多苦。听到这些,江敏非常惊慌。问问她怎样才能破解它。王惠珍拿出一颗珍珠。她告诉江民,那是一尊佛陀的“沙利”,是山里的师父邀请给孩子们的。此后,孩子必须24小时带走,一刻也不能离开。只要珠子在身体上,佛陀的支持和保护就会存在,孩子就会安全。王惠珍说,因为江敏的儿子是天神的天使,为了保护他的生命和安全,她应该把水果认作干儿子。看到王惠珍做到了这一点,江敏的丈夫和妻子放下了他们焦虑的心。他们认真听从王惠珍的话,办了表彰亲属的仪式,办了法律手续,在自己家里建了佛堂,并恭敬地邀请了佛像。这次,王惠珍从江民手中拿走了99999元,他建立了佛教殿堂,认出了亲戚,并赠送了“沙利”。王惠珍解释说,这笔钱是长期提供给山上的仙人的。此后,每隔三个月,王慧珍就会如许诺的那样来江家为她的孩子做法律工作。此外,为了更好地保障儿童的健康,驱邪,王惠珍还带了几个学徒,对江民家的住宅结构、家具布局、床上用品甚至厕所进行了剧烈的改变。王惠珍说,好的风水预兆可以保护儿童,给他们带来活力。江民家庭原有的风水充满恶魔,对儿童健康有害,必须进行重大变革。到目前为止,王惠珍向江民的丈夫和妻子保证,从此孩子就安全了。当江敏问王慧珍为什么她的孩子的病情没有改善时,她会用一套虚幻的陈述来搪塞过去。就这样,在一年多的时间里,王惠珍的团伙以建佛堂、驱邪、认亲、变风水为借口,从江民那里骗取了530000多元。当王惠珍落网时,江敏刚从大梦中醒来,完全认出了“青兰子大师”的真面目。他对警察说:“根据我个人的经验,我们应该告诉村民远离封建迷信,去正规医院治病,否则就太晚了,不能后悔。”江苏徐州市公安局鼓楼分局黄楼派出所所长庄晓文说。该案件的起因是,受害者也是经常报警的嫌疑犯。张雪是王惠珍团伙的成员。由于受不了帮派头目王惠珍对乡下亲友的欺骗,她主动上报自首,揭发了这个案件。警方调查发现,江民并非唯一的受害者。此外,王惠珍及其同伙还利用算命、风水观兆、练功局和器械,骗取徐州市鼓楼区黄楼街受害村民徐静的儿子徐静,总计12万元以上。徐静的儿子也常年生病,在求医方面没有效果。他们只听说王惠珍会通过别人看医生。出乎意料的是,根据王惠珍的要求,他们相继做了相关的法律行为,花费了12万元,孩子视力不好。山东省微山县昭庙镇的村民赵承良因病重被介绍给王惠珍。王惠珍说,赵承良身上有邪气,因为前人的怨气还没有消失,所以这个世界折磨着他。王惠珍请赵承良买她邀请的开光“玛娜祝福酒”。她还要求他建立佛教殿堂,改变风水。王惠珍因种种原因骗赵承良19万元以上。直到事发时,赵承良才知道他虔诚而充满希望的“主人”是个“双向”骗子。王惠珍,39岁,原本是徐州一所技术学院的教职员工。2016年,王慧珍摔断了腿,在微聊小组遇到了所谓的“桂京大师”,并成为他的弟子。随后,他与陈刚、王振国一起组建了诈骗公司,租用了办公楼,成立了“金溪晨香北苑”咨询公司。为了好看和迷惑更多的人,他们也去工商部门登记。从那时起,王惠珍就把自己确定为图书馆的所有者,绰号“青兰子大师”。她负责批评小贩的命运,阅读风水修行局。嫌疑人陈刚是助理图书管理员,负责管理小贩的档案,看风水时测量;嫌疑人王正国,是财务主任,负责财务和图书馆的采购;嫌疑人刘翠南,是财务主任,协助王。郑国负责财务和采购;嫌疑犯邢志强,是个工匠,一边看风水,一边画画,还制作手弦、镇桌子和其他法律文书;嫌疑犯,通常是薛,王慧珍的学徒,负责联系朝圣者。为了鼓励大家多做生意,制片厂制定了特别规定。王惠珍、陈刚和王振国为创始人分红。邢志强和张学每月提前拿到700元的工资,并经过制图实习局获得10%的佣金。2017年9月后,工资制度被废除,只有执业局10%的佣金。咨询公司成立后,集团利用算命、风水、练功局、练功器械、风水纹饰特许经营费等手段骗取受害人的钱财。他们针对的是农村经济条件相对较好的人。究其原因,是因为他们认为农村有很多迷信的人,而且村民的知识水平不高,所以他们善于作弊。此外,农村群众的法律意识薄弱,即使遭遇欺诈,也很少有人采取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,导致犯罪团伙长期逍遥法外。桂京大师过去也是一个“骗子”。庄晓文认为,这种封建迷信诈骗案件在城乡相当普遍。在他的管辖范围内发生了几起类似的争端。肇事者大多是失业的流浪汉,男性或女性没有正常工作。王慧珍落网后不久,她的老师桂京老师也被警察抓获。警方调查发现,他的原名是林俊杰,一个真正的失业村民。几年前,因为一位算命师自告奋勇地算命,他觉得算命、占卜、风水预兆、修行等都有浓厚的兴趣。他觉得这笔钱来得很快,很多人很容易上当。于是,他买了一些迷信的书自己去弄明白,平日里他在网上刻苦学习风水,预兆,命运等等。2015年,他开始算命,看风水,驱邪。林俊杰为了迷惑别人,假装更像佛教徒,在一家佛教家具店买了很多佛教用品,把自己打扮成“好和尚”。同时,他还在微信的平台上做广告,用“桂京大师”这个虚构的名字,到处招人,偷人。如果家里有人病了,经济不景气,夫妻关系不和,林俊杰就会躺在对方家可怜的祖坟上,或者家里风水不祥,或者倒霉,需要做些什么,需要建佛堂,需要改变布局和装饰风格。家具有裂缝。每当“顾客”来算命时,他会说对方的情况很糟糕,然后逐步控制自己的精神,以达到骗钱的目的。林俊杰说,为了方便诈骗,他给自己打了很多头衔。桂京师父和慕九卿只是其中的两个。王会珍,在被林俊杰欺骗后,首先成为受害者的同谋。最后,她通过自己的独立门户和群组欺诈,改进和升级了主人作弊的手段。她连续诈骗一些人,非法获利近一百万元。迷信理论给了“大师”作弊的机会。徐州市公安局鼓楼分局刑警大队教官孙晓松说,诈骗团组织严谨,成员关系密切,包括情侣王惠珍和陈刚,亲戚王惠珍和王振国,丈夫王振国和刘翠南。王慧珍和邢志强。邢志强、张雪是亲戚、表兄妹关系的现实夫妻关系。此外,该团伙在犯罪过程中分工明显。王惠珍负责命运批评,风水预兆与实践局,陈刚负责风水预兆调查,王振国和刘翠娜负责集资,邢志强负责风水预兆绘制,张雪负责发掘和接触新客户。孙晓松说,在农村,少数村民有迷信的信仰,盲目信任和追求一些所谓的“大师”,具有无限的魔力。这些冒充“大师”的非法分子,利用一部分人信仰封建迷信,寻求心理安慰,利用鬼神之名为他人祈祷,以减轻灾祸。他们只是为了赚钱或欺骗人。今天,这种现象仍然存在,不应该存在。孙晓松建议,各级政府部门,特别是文化部门,即宣传部门,要加强反封建迷信宣传教育,运用各种有效方法,引导人们“破除迷信,倡导科学”,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。此外,对于那些打着算命、看风水、驱邪等旗子的人,应该严厉打击有害人的行为。对于那些用微字母传播类似信息的人,微字母的操作者也应该及时清理。据廖文介绍,犯罪嫌疑人,如林英杰、王会珍、陈刚、王振国、刘翠南、邢志强和长雪,利用观看风水和实践局的借口,捏造灾难和疑难事实,巨额骗取他人的财产。他们的行为违反《刑法》第二百六十六条的规定,涉嫌诈骗。调查结束后,经徐州市鼓楼区检察院批准,上述7人被捕。本案不久将由徐州市鼓楼区检察院起诉。资料来源:阎宏亮,《方圆杂志》微新编号主编